【书香人生之四】诗人晓雪: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一个世界

晓雪在自己的书房中。新华网 念新洪 摄

   新华网昆明4月20日电(念新洪 詹晶晶)“世界读书日,一起来读书吧!”在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之际,新华网记者专访了多位知名作家、诗人,讲述读书故事,推荐好文好书,分享阅读的乐趣、感悟与收获。

   今年82岁高龄的著名诗人、作家、文学评论家晓雪,接受采访时讲述了早年从苍山洱海到珞珈山东湖的阅读故事,回顾过往,晓雪说阅读于他而言不仅是最大的乐趣,还是知识、思想和智慧的源泉之一,“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一个世界、一个天地!”

  【阅读故事】

   从苍山洱海,一路读到珞珈山东湖

   进入晓雪的家,巨大的藏书量让人惊讶,不仅书房高大的立式书架上摆满了书,其他房间大大小小的书柜里也全是书,藏书量不亚于一个小型图书馆。

   晓雪对书和阅读的热爱,源于外祖父的影响。在大理喜洲外祖父家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光的晓雪,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家中小花园里的一副对联——修德读书千秋事业,栽花种竹一片生机。热爱古典诗词的外祖父,经常在晚饭后带着他和表哥表弟们,苍山下洱海边,一边散步一边用白族话吟诵王维、陶渊明等著名诗人的作品。不识字的外祖母,则会跟他们讲述生动有趣的白族民间故事。这样一种恬淡的饭后时光,成为晓雪诗歌和文学创作最初的源泉。

   外祖父将晓雪领进了古典诗词的门,家中的二舅则带他领略了当代文学的魅力,当时就读于云南大学文史系的二舅,带回了萧军的《八月的乡村》、萧红的《生死场》、艾青的诗歌等作品,至今让晓雪记忆犹新。此外抗战时期华中大学(华中师范大学前身)的到来,也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喜洲的文化教育事业,让少年时代的晓雪受益良多,“小学高年级和初中,我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都是华中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对于我们那个小镇来说可是不得了!”

   年少时期的积累,让晓雪在1952年报考大学时底气十足,“报了三个志愿,武汉大学中文系、北京大学历史系、复旦大学新闻系。”最终晓雪以优异的成绩,被第一志愿武汉大学中文系录取。从苍山到珞珈山,从洱海到东湖,晓雪继续着他的阅读之旅,“在大学里,我是同学当中年龄最小的,个子最高的,也是读书最多的!”

   而因为多年来一直读艾青的诗,基础扎实、见解深刻,晓雪的大学毕业论文《生活的牧歌——论艾青的诗》一炮打响,成为他的成名之作。

晓雪的书房(局部)。新华网 念新洪 摄

  【阅读感悟】

   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一个世界

   “韩愈读书读得口舌生疮,黄庭坚说三日不读书就面目可憎,杜甫有‘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的诗句……”晓雪说,中华民族有延续上千年的阅读传统,但当前我们国家的人均读书量却很少,让人遗憾和心痛。

   晓雪说,就自己而言,阅读不仅是最大的乐趣,还是知识、思想和智慧的源泉之一,因为一本好书里面,浓缩了作者的文化知识、生活经验、人生感悟等等,特别是像《红楼梦》《堂吉诃德》这样的经典著作,可以说作者一辈子的智慧都在里面了,“打开一本书,就是打开一个世界、一个天地!”

   尽管已是82岁高龄,但晓雪仍坚持每天阅读,“上午看书,下午就读读报纸和刊物!”对于当前网络时代不少人成天盯着手机的现象,晓雪认为,网络能够使人非常快速地获取信息,这是非常好的,但它绝对替代不了传统的书本阅读,“坐下来静静地读一本好书,你能从中汲取到思想、智慧、营养,长久以来,能积累知识、提高修养,还能逐步搭建起你的精神家园,这些是电子产品做不到的。”

   博览群书的晓雪,在世界读书日之际向广大网友和读者推荐李建军的《并世双星——汤显祖与莎士比亚》,“对东西方两位大师很好的评传,有深入的研究,也有生动的故事,系统、独到、精彩,适合大部分读者阅读!”

  【人物简介】

   晓雪,男,出生于1935年,原名杨文翰,白族,云南大理人。

   1952年开始发表文章。著有诗集、散文集、评论集28部和《晓雪选集》6卷。部分诗文被翻译成英、法、意等多国文字。曾先后获得全国第二届优秀新诗(诗集)奖、意大利蒙德罗国际文学奖特别奖、中国当代杰出民族诗人诗歌奖等国内外多个奖项。(完)

2017年04月21日 来源:新华网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