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自鸣--我的画属于云南 中国画界的贝多芬[图]

2013年12月30日 10时53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刘自鸣自画像

德宏风景 刘自鸣 作

 

  拜见刘自鸣先生是在一个哈气似吞云吐雾寒冷的早上,刚起床的她佝偻着腰,先是默默地看了看母亲的肖像,然后慢慢座在一面堆满了书籍的桌旁喃喃而语:“我不寂寞,我可以和妈妈大声说话,和自己说话。这比和别人说话都好。”我们知道,肖像的眼睛会说话。当我们向她送上祝福时,她轻轻点头笑了。

  一同拜访的著名画家李忠翔先生介绍说:“今年87岁的刘先生,当属中国画坛最后的女贵族,也是云南迄今尚健在的最后一位老一辈大画家!”

  刘自鸣,1927生于昆明,1946年北平国立艺专肄业,1949年在徐悲鸿先生推荐下赴法国巴黎大茅舍画院和国立高等美术学院学画。1956年回国,在北京文联美术室从事创作;1961年,主动申请回到云南美协工作。

  从艺70余年来,她心无旁骛,潜心画艺,长于创新,共创作油画300余幅与水墨、水彩、素描、速写、创作草图等1400幅。在这批作品中,《迎春花》、《山果》等为中国美术馆收藏,《玫瑰》等20幅为云南省美术馆收藏,《有光影的瓶花》、《蓝色调的瓶花》200多幅油画及700多幅水彩、素描、速写、创作草图为云南省博物馆收藏,另外约有50余幅在爱心义卖活动中流入收藏界。现在,还有部分绘画画稿、信函等,将继续捐赠省博物馆收藏。

  她的绘画,不仅将西方绘画之精华和中国传统风格完美结合起来,又颇富东方之韵味。作品风格单纯坦率、明朗简约、个性鲜明。有评论说:“她的画,画风是自己的、是独创的,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真正大师。”又说:“观其画,清风徐徐、文质彬彬、魅力四射。是属心灵的……纯静的……”

  吴冠中、方君璧、熊秉明、刘文清、詹建俊、朱乃正、袁运生等一批艺术大家,曾赴昆拜访过她,并推崇赞赏了她的绘画。吴冠中先生曾坦然对她说:“你比我画得好!”熊秉明先生称:“在现代西方光怪陆离的画派中她坦然、坚定地走出自己的道路……她专注地经营画内的和谐、宁静、整体、妥贴。无论是巴黎的街道、云南乡间的集市,还是家中摆设的一盆花、几只果,她总以朴质的手段画出一种深沉的气氛。”朱乃正先生在赴昆不遇她时,欣然提笔称:“凤鸣两岸叶,月照一孤舟。”

  《中国油画史》专门用1200多字和3幅作品介绍了她,还发出了呐喊:“一个真正的艺术大师却默默无闻,知者不多,实令人愤懑。”

  刘自鸣先生除了被收入《中国油画史》外,《当代中国油画》、《中国现代美术全集·中国油画全集》及美国纽约阿拉姆斯出版公司出版的《新中国画》均收入了她的作品。

  著名文化学者于坚说:“她是中国为数不多保存了艺术活动的个人立场和前卫精神的画家之一。”是“云南历史上最伟大的画家”。

  我们发现:中外艺术史上有惊人的巧合。贝多芬在26岁时,感到自己听力渐渐衰退,到了45岁时耳朵完全失聪;刘自鸣则是在14岁时,因病双耳失聪;且更巧的是——仁慈的上帝为他们关闭一扇窗的同时,也为他们打开了另一扇窗——贝多芬成了音乐巨人、刘自鸣成了画界大师。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刘自鸣先生的作品是国家和民间收藏界竞相收藏的对象,但她从不卖画,她身上有一种知识分子的人格和中国传统士大夫的气节。她告诉我们:“往往会有国内及香港与法国、英国、美国的收藏家来买画,但我不卖。我的画属于云南,我要留给云南,无偿地给国家。”她还说,上海曾有人来谈过,想买一些挂在上海美术馆展出,但我不同意,我还是希望我的画留在云南。更令人敬佩的是,就连云南省博物馆奖励她的600万元捐画所得,她也全部转捐了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的贫困学子。(熊树文 )

<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 版权所有

Copyright 1998-2014 云南信息港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