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20晚会指挥家李心草忆云南生活

2016年09月06日 09时01分00秒   来源:云南网

4日晚,李心草大部分时间只留给大家一个背影。

当晚的清晰照片,不过观众没看见。

G20文艺晚会之前的排练

  4日晚,出席G20峰会的各国领导人及有关国际组织负责人在杭州西湖景区观看了《最忆是杭州》实景演出交响音乐会。音乐会开场时,一位长着一副娃娃脸、温文尔雅的男子,步履款款走上舞台,全体演奏成员起立,他握手、致敬……这是他在舞台上的唯一一次露脸,之后,镜头能捕捉到的只有他的背影。他就是中国当今最具魅力的指挥家李心草,现任中国国家交响乐团首席指挥,也是咱云南人。昨天,晚报记者联系上了这位指挥大师。

  人物介绍

  22岁就拿下全国大赛冠军

  李心草是首位进入维也纳国家歌剧院执棒维也纳交响乐团的华人指挥家,西方观众曾评价:“李心草率领下的这支乐团值得我们顶礼膜拜。”

  “大家都说天才是99%的努力加上1%的天赋,但是在音乐的世界不同,它需要100%天赋加上100%努力,才会成功。我承认自己有很高的天赋,但毫无疑问,我一直很努力。”李心草说。

  12岁前,李心草对音乐的了解只是来自最喜欢的音乐课。直到12岁那年夏天,班主任介绍他去报考云南省艺术学校,这一次误打误撞的尝试,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

  那时候他除了会唱歌,只会简单的乐器——口琴。但面试时,他的音乐天赋获得考官认可,录取了他。不过,母亲不希望他走音乐的道路,录取通知书到了仍不同意。后来学校的长笛老师,专门从昆明坐3天的汽车到保山做工作,母亲才同意了。

  进校一年后,李心草到学生乐队吹第二长笛。第一次排练,他坐在乐队里,第一次真正看到、感受到指挥。排练结束后,他没走,一个人跑到指挥台上,看着下面几十个空凳子,从此立志当指挥。

  1989年 李心草考入中央音乐学院指挥系,师从著名教授徐新,拿起了他心爱的指挥棒。这一年,他刚满18岁。

  1992年6月 旅美华人指挥家胡咏言到北京挑选助理指挥,选中李心草协助他指挥上海交响乐团的演出。当年12月,胡咏言推荐李心草到中央乐团任陈佐湟的助理指挥。

  1993年 在全国首届指挥大赛上,李心草拿下冠军。一夜之间,李心草“红”了,当时他22岁。

  1994年夏天 李心草毕业后被分配到中央芭蕾舞团。两年后,他自费去音乐之都维也纳深造。在维也纳音乐学院获得学位后,回国成为中国交响乐团的常任指挥。

  这些年来,他的足迹遍布全球,率团赴日本、韩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欧洲等演出,获得无数掌声。

  对话

  最难忘在保山的童年时光

  记者:走过辉煌的20多年指挥生涯后,你今后的目标是什么?

  李心草:接着走,向更高峰迈进。今后我会通过教学和举办音乐会等多种形式奔走于国内各地,加强对国内观众对交响乐的欣赏普及。另外,作为一个有影响的音乐人,我将努力培养自己的演出团队,通过表演让世界更加了解中国。

  记者:你童年的一段时光是在保山度过的,还回忆得起当时的情景吗?

  李心草:我9岁时随母亲回到保山,在那里度过了快乐的3年童年时光,当时的情景现在还历历在目。那时虽然家境贫苦,但无忧无虑,经常和同学玩伴一起到十字街(保山地名)买豆粉吃,到下水河里捞石子和小鱼。这份快乐的回忆,一直伴随我成长。可以说,最难忘就是儿时在家乡度过的欢乐时光,不管我走到哪里,我始终会记得。

  记者:能多分享一些儿时的情景吗?

  李心草:我的外祖父是保山师范学校的老师,我和妈妈跟随外祖父在那里生活了3年,住在师范学校的一个四合院里,平时放学后,我就在那里做作业和吹笛子。当时我很顽皮,和很多孩子一样,在看了电影《少林寺》后,也迷上了练武,还专门准备了一根木棍。母亲让我多看书学习,但我总喜欢和院子里的小伙伴一起耍枪弄棒。有一次我丢下笛子拿着木棍跑到院子里,和小伙伴们正舞得起劲,被母亲回来遇上了。因为我没有做完当天的练习课,母亲狠狠地教育了我一顿。这之后,我都是做完所有功课才出去玩,这一习惯让我在以后的求学路上受益。

  记者:你的成才之路有什么东西可以和大家分享?

  李心草:有两方面感触最深。

  第一是要善于抓住机遇。我先后遇到著名教授徐新、旅美华人指挥家胡咏言和著名指挥家陈佐湟等,在得到这些名师指点时,我非常珍惜这些机会,每次交流都有很好的收获。

  第二是要想获得成功必须付出百倍的努力。当年我到奥地利国立维也纳音乐学院学习指挥只有两年时间,但上第一堂课时由于不会德语,被教授强制要求先去过语言关,我每天不是背单词、学语法,就是创造机会和舍友交流,天天都上语言强化班。3个月后,当我在课堂上用流利的德语和导师进行交流时,他表扬了我,夸我们中国人了不起。

  记者:你人生中对你有影响的有哪些人?

  李心草:在我成长的道路上,给予我帮助的人很多,既有著名音乐家、教授、指挥家,也有领导、朋友等。但这里我着重介绍我的母亲和妻子,她们是我这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人。

  我原名叫张力楠,9岁时父母就离异了,母亲带着我从河北回到保山生活,之后我就随母姓改名叫李心草。母亲为了我的成长,付出了超乎常人的努力,是我一生中最感恩的人。我的妻子秦兰,是一位钢琴演奏家,由于我成名后工作比较繁忙、社会活动较多,秦兰做出了很多牺牲,基本上承担了所有家务,女儿出生后也基本上是她带大的。可以说,这些年我能精力百倍地投入到各项演出中,与妻子对我的支持密不可分。

  记者:2011年6月,你曾第二次回家乡演出,保山人接触交响乐也是因为你,在这方面你有什么计划呢?

  李心草:那次面对家乡父老的诚意邀请,我推掉了好几场演出。我回云南的机会不多,每年到昆明演出顶多一两次,而到保山演出,则是自己有着对家乡人的一份情。以后有机会,我还会回家乡演出。

  记者 崔敏 通讯员 范南丹 摄影报道 (春城晚报)

<

中国电信股份有限公司云南分公司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