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说》也要说 白岩松在昆举办读者见面会

2016年12月04日 15时48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港

  在有权保持沉默的年纪拒绝沉默 为仍然热血有梦的人们敲鼓拨弦

  2016年12月4日,坐落于呈贡新区七彩云南第壹城摩登汇5楼的新华书店七彩云南书城人头攒动,集聚了近千名读者,他们在此等待着央视著名主持人白岩松的到来。白岩松准时出现在现场,他说,在实体书店被网上书店和数字化阅读冲击的时代,他尊重实体书店的坚守,所以愿意在忙碌的工作中抽出时间,到昆明来与春城读者见面。随后,以大家熟悉的白式冷峻和幽默与读者进行了互动交流,生动而深刻的回答了“如何带动身边的人更好的阅读”、“为什么不开微博和微信”、“怎样更好陪伴孩子成长”等问题,赢得阵阵掌声,场面非常热烈。见面会结束后,白岩松为喜爱他的读者朋友进行了签名留念,包括《白说》、《幸福了吗》、《痛并快乐着》。

  “这本书至少卖五年。”2010年9月,白岩松在新书《幸福了吗》首发式上这样说。整整五年过去了,如他所言,《幸福了吗》仍未淡出人们的视野,而他的另一本书《白说》又再次引起关注。白岩松承认它“很像自传”,因为比纸上的履历更为真实地记录了心灵的履历。

  “我没开微博,也没用微信;只能确定这本书里的话是我说的。”移动互联时代,新闻人白岩松以他的某种执守,传递出一种既融入时代、又出离时代的态度。又以“今天为你点赞,明天对你点杀,落差大到可以发电”这样的简单直白,表达着一种与年龄有关的洞见与达观。

  显然,五年来,他从未停止思考。

  说话不是件好玩的事儿

  这是《白说》代序的标题,少有地流露出这位央视名嘴的内心写照,也几乎是第一次公开谈到作为新闻评论员的路途艰难。白岩松直言,连自己都没想到,在这个岗位说了七年,节目还在,活着。

  “不是我说的话,安到我头上,有麻烦也得替人担着;而真是我说的,常常麻烦也不少。”

  “今天说东明天说西,动的都是别人的利益,说的都是让好多人不高兴的话,不得罪人不可能。”

  “总有人要蹚着水向前走,所谓摸着石头过河……可问题是,这水怎么越来越深,常常连石头都摸不着,而岸,又在哪儿呢?”

  “这个时代,误解传遍天下,理解寂静无声……后面跟过来责骂的人,大多连节目都没看过,看一两个网上的标题或一两条情绪化的微博就开始攻击。”

  其实显然,这些能够并且愿意说出口的艰难,其破坏力已经得到了内心的消解。至于消解的途径,白岩松自有他的智慧。

  “面对现实说话,你的困扰是:树欲静而风不止。而你唯一能做出的选择是:无论风怎样动,树静。”

  世界不是非黑即白

  “中国人的DNA里有种二元对立逻辑,这太可怕了。”

  白岩松在工作和生活中,都致力于打破这种非黑即白的标签化思维。他相信任何事物都有其A面和B面,乃至C面、D面,唯有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更靠近真相。

  “目前的中国,人群中的对立与撕裂愈演愈烈,作为一个新闻人,不能加重它,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对峙与分裂的时代,白岩松选择站在中间,并且不遗余力地向人们传递“AB面”的价值观。成功与失败,有用与无用,短跑与长跑,知识与智慧,新闻与历史……这些看似对立的词汇,无不存在着内在的关联与相互转化的可能。

  在这种思维游戏中,白岩松仍未忘记他的犀利本色,譬如,谈到当下这个时代媒体从业者及执政领域与社会的沟通时,他会毫不犹豫地指出:方向够多,方法却少;期待够多,保障却少;口号够多,故事却少;智商够多,情商却少;宏观够多,细节却少;规定够多,规律却少;党性够多,人性却少……

  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话多是件危险的事,然而沉默更加危险。胡适曾将范仲淹的八个字拿来给自己和青年人,“宁鸣而死,不默而生”,白岩松表示认同。做一个守法的既得利益者,说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话语,不是他的追求。

  “我用嘴活着,也活在别人嘴里。互联网时代,说话的风险明显加大。今天为你点赞,明天对你点杀,落差大到可以发电,你无处可躲。”

  “你以为是理性沟通,可常常被当成娱乐新闻,而这,还真不是我的职能。”

  寥寥数言,足以引发诸多联想。

  他严肃地说:“为说对的话认错、写检讨或停播节目,就是我辞职的时候。”又玩笑地说:“我正以做志愿者的心态,在CCTV继续干我该干的事儿!”他“灰色”地说:“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又补充说:“还得把日常的工作撞成自己与别人的信仰。”

  从中不难看出一个新闻人的自省、自律、自嘲。

  “谁也不能一言兴邦或一言丧邦,自己的声音,不过是万千声音中的一种。”即便抱持这样的看法,他仍然相信新闻人应当“守土有责”。

  “守土有责,就是偶尔有机会,用新闻的力量让世界变得更好;而更多的时候,得像守夜人一样,努力让世界不变得更坏。”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