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华为:云南众多的少数民族题材 足够创作一辈子

2017年06月15日 08时16分00秒   来源:云南信息报

  “小时候,喜欢石头,常独自一人沉浸快乐中。长大以后,想让更多的人来分享我的快乐,我琢磨着要让这些石头走进人们的视线,让更多的人去懂它,爱它,欣赏它……”

  一次偶然的机会,满华为受邀参观画展。看着墙上一幅幅精美的国画,满华为忽然有了灵感,他说:“要让这些冰冷生硬的石头‘活’起开,必须赋予它们艺术生命。我要研究石画艺术,我必须大胆创新,也许能趟出一条路子。”

  满华为的石画得到了很多艺术家的赞赏,称其作品“独特创新,大胆挑战,理念非凡”。

  2012年,满华为与石林结缘,用自己通过近20年对石头艺术的潜心专研成果,成功把被风雨剥蚀了3亿年的云南石林的石头和形成于3亿4千万年以前的陆良彩色沙林的彩沙搬上了画布,让沉寂亿年的冰冷石头和沙粒焕发出勃勃生机,向世人讲述了一个又一个动人的传说和故事。

  爱上石头:山里娃的石头情缘

  “我的家乡,自古以来都有很多外地人慕名而来,因为这里的山水风景很美。”满华为是湘西土家族人,家住湖南省风景如画的张家界,祖屋面朝澧水河,背靠张家界景区的大山。用他的话说,大山里的孩子,总是对大山有着别样的情怀。

  没有玩具就玩石头,这样的玩笑话,在满华为身上却有着真实的写照。

  “小时候,农村的孩子比不得城里的孩子可以有很多玩具。开始记事时,捡石头玩是我唯一的乐趣。”在满华为的眼里,石头会讲故事,“多种颜色,形态各异的石头,有的埋在深山,有的悬于峭壁,有的泡在河里,有的躺在路边……不同的石头,有不同的前世今生,一直以来,我都好想去读懂它们的故事……”童趣让满华为执着地爱上了石头。

  6岁那年的夏天,满华为跑进山里捡石头。在大山深处钻了一整天,饿了摘点野果子吃,渴了喝点山泉水,在短裤的两个裤兜都装满石头之后,他才出山回家。走了一天的路,裤兜里的石头越来越重,来到公路边时,他实在走不动了。于是,他就把裤兜里的石头拿出来放在地上,准备休息一下再走。这时,来了一个游客摸样的人,他仔细翻看着满华为的石头,问:“小朋友,你的石头怎么卖?”满华为一惊,寻思“石头还能卖钱?”但机灵的他顺着游客的话问:“卖的,你给多少钱?”游客说:“我给你3块钱,这些石头都卖给我可以吗?”满华为以为自己听错了,他张着大嘴巴看着游客愣在那里。游客继续说:“3块钱,可以啦,卖给我吧!”“好嘛……”成交后,满华为看着游客远去的背影,仍觉得这一切就像做梦般不可思议。因为3块钱在那个年代的农村足够一个人一个月的生活费。

  满华为的小手紧紧攥着游客给的3块钱,这是他人生的第一笔巨款。使劲掐了自己几下,证实这不是梦后,他欢天喜地地一头又钻进了山里,继续去捡石头。“那以后,我几乎每个月都可以卖石头赚到10块钱左右。这些钱,除了买点学习用具,其余的都交给妈妈补贴家用了。”满华为说,那时他就发现了石头的价值。

  越挫越勇:人不能没有梦想

  出生农村的满华为自幼家境贫寒。念初中时,曾遇到一件让他刻骨铭心的事,是这件事让他对今后的人生充满了斗志。

  一天,班里有个同学拿了一件军衣到教室。“那个年代,解放军人人都爱戴。能穿上一身军装到街上走一圈,保证回头率百分之百。”满华为见同学说那件军衣要14块钱,他没有那么多钱,但是又特别喜欢,就向同学要来试穿。刚穿上,上课铃就响了。老师进了教室,同学们就各自到自己的座位上就坐,满华为身上的军衣来不及脱,于是整整穿了一节课。“那件军衣在身的感觉简直太好了……但幸福的时间总是很短暂,一节课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满华为说。下课铃声响起时,满华为感觉内急,想上厕所,于是没脱军衣就往厕所跑。但满华为刚刚跑到厕所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厕所里面有人在说话。他们说,“瞧满华为那穷酸样,军衣穿上身就不脱,自己又买不起。”同学的对话深深地刺痛了满华为的自尊心,他默默地转身回了教室,脱下军衣还给同学。他在心里暗暗发誓,将来一定要有所作为,出人头地,多赚钱,让父母都过上好日子。

  俗话说“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想要“出人头地”的人生必定不会一帆风顺。

  高中落榜对满华为的打击很大,然后他想去应征入伍也未能如愿。于是他拜师学艺当了一名木匠,但木匠不是他的终极梦想。

  当学徒很辛苦,可尽管辛苦,满华为一有时间就捧起书本。他不甘心一辈子只能当个木匠。第二年高考,依然差几分落榜。这时,身边的人曾苦口婆心地劝他,说他只有当木匠的命,别再好高骛远。身边说风凉话的人多了,反而让满华为有了坚决要考上大学的执念。

  “人不能没有梦想。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常常回想起那件军衣的事。我一定要尽我所能考上大学,改变命运。”这一年,满华为比任何时候都要刻苦。

  一分耕耘一份收获,第三次参加高考,满华为终于被湖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录取。在学校,他更加刻苦,终于品学兼优完成了大学的学业。

  大学毕业,周围大部分同学都南下跑深圳了,只有满华为回到张家界市规划建筑设计院工作。

  毕生梦想:要让冰冷的石头“活”出价值

  在设计院期间,满华为努力工作,由于设计方案屡屡中标并获奖,他因此逐渐成为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30岁左右,已成为整个设计院最有上升潜质的人。这时,他再次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因为,他疯狂地爱着石头。

  “虽然在设计院工作,但是我心里还是放不下石头。”满华为的业余时间,都放在了石头上。“我几十年捡了这么多漂亮石头,就这么闲置着太可惜了。我要让它们发挥作用。”满华为总想为心爱的石头做些什么,也想让心爱的石头为自己做些什么。如何让冰冷的石头活起来,成了满华为的执念。为了石头,他毅然放弃了正处于事业上升期的工作,把所有的时间用在如何让不起眼的石头创造出价值的研究上。

  起初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能分享他对石头的爱好和快乐。满华为在张家界景区租了个铺子,把自己捡来的精美的石头放在铺子里进行展示。“遇到有缘人,我还可以赚点钱”,一开始满华为是这么想的,但是一段时间后,满华为发现,大部分游客虽然喜欢他的石头,但由于石头太沉重不方便携带,都是看完之后带着遗憾离去。于是,满华为想,能不能把石头做成工艺品?于是,他利用业余时间,把有些石头加工成工艺品(加个底座或是加个框等),然而,当石头被加工成工艺品后,境况依然没有改观,依然很生硬,没有“活”起来。

  一次偶然的机会,满华为受邀参观画展。看着墙上一幅幅精美的国画,满华为忽然有了灵感,“要让这些冰冷生硬的石头‘活’起开,必须赋予它们艺术生命。我要研究石画艺术,我必须大胆创新,也许能趟出一条路子。”满华为似乎悟到了什么。

  “张家界的山水古往今来都是无数文人墨客的灵感之源,我就是张家界人,近水楼台,我如果能用自己的方式让精美的石头变成艺术品,我就成功了。”满华为大胆尝试把石头搬上画布,让绘画与雕刻结合起来。

  “把石头搬上画布,如何能够让这些石头与画布融为一体,并长久地不剥落,这是个含金量很高的技术活。”满华为为了解决这个技术难题,不知熬过多少个通宵。反反复复的失败,并没有令他失去信心,他反而越挫越勇,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技术攻关上。

  人生无常,就在满华为一门心思研究石画的时候,他的妻子将一纸离婚书放到了他的眼前。正处于青春期的儿子,甚至直呼其名冲到画室来指责他。好好的家,就这样散了。痛苦之余,满华为没有挽留,把全部精力继续投入到石画的研究创作中。

  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终于突破了技术难题,做到了让画布上的石头非经破坏性外力,绝不可能掉下来,甚至泡到水里几天,石头与画布都不会分离。他采用的都是石头和沙粒原有的色彩,所以也不用担心经过了几亿年才形成的色彩会忽然间变了色。满华为的石画终于成功了。

  看着画布上,既有中国传统山水画的写意、重迭、线条造型、散点透视等传统笔法,又有石头雕刻、剪贴的三维形体的空间起伏或经夸张处理、形成浓缩的空间深度感和强烈的视觉冲击力。满华为肯定,这就是他毕生所追求的作品。此种呈现形式,前无古人。

  石头狂人:二十年间风雨无阻捡石头

  常人眼里一文不名的石头,在满华为的眼里就是宝。从小时候学会走路就喜欢捡石头的满华为,一有空就去捡石头。二十年间,他捡了百余吨石头。屋里、屋外,房前房后,全部都堆满了他捡的石头。实在没有地方堆放了,他就去租房子,租场地堆放。他如此疯狂地爱石头,捡石头,乡亲们送了他各种外号——“满石头”“石头狂”……

  工作以后的满华为,业余时间还是用在石头上。他攒钱买了一辆二手皮卡车,开着这辆车翻山越岭去捡石头。然而,一个人捡石头的过程是艰辛而寂寞的。因为张家界保护区内的石头是不许捡的,满华为要跑到很远的荒无人烟的大山里,才能找到一些形状各异,有观赏价值的石头。

  有一年冬季的一天,满华为进山去捡石头。“这一天运气特别好,捡了一车喜欢的石头。黄昏之时,开着车回家,心情极好。但半路先天上乌云卷涌,随后下起了瓢泼大雨。来的时候,经过了一条只有一点水的小溪,等回去的时候,小溪涨水了。当时,我想加油冲过去的,没想到,车又破,石头太重,车开进小溪就熄火了。”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山里,甚至连手机都没有信号……危急之时,满华为脱了鞋,挽起裤腿就跳下刺骨的溪水中。他把车上的石头一块块搬到对岸,然后把车开上岸,再一块块把石头装上车。“幸好在溪水没有完全暴涨就通过了小溪,不然后果不敢想象。冬天,夜里都零下好几度,如果在山里当上了山大王,不死也得脱层皮。”他说。

  面对一块块冰冷的石头,大部分人可能会觉得乏味。但在满华为眼里,所有的石头都是有生命的。他会对着石头说自己的心事,“与石头在一起时,我很快乐。你想,一块石头的形成,要经过千百万年甚至上亿年。民间流传着很多关于石头的传说。如果石头会说话,那它一定会告诉我们些什么。因此,我们和每一块石头的相遇,都是今生最美好的缘分……”

  满华为的眼里,没有冰冷的石头。它们都是有生命、有经历、有故事的宝贝。

  结缘石林:此生我为你而来

  “我的终极目标,就是要让石头说出你想都没想过的话。”这是满华为在云南石林说的话。在石林,面对这个著名的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他明确了此生的终极目标。

  2012年6月,满华为第一次来到云南。当看到这片历经了3亿年风雨剥蚀仍剑指苍穹的石林时,他惊呆了!

  “以前在电影电视上看到过,以为石林就像张家界的风景区一样,是被保护起来的一片景区。没想到,这里除了保护区里的石林,整个石林县随处可见漂亮的石头。这里就是我一辈子梦寐以求的地方,真是相见恨晚。可以说,石林,我此生就是为你而活的……”满华为深深爱上了这片神奇的石林,再也挪不动离开的脚步。无独有偶,当他到了陆良彩色沙林后,再次瞪大了双眼惊叹大自然的神奇。“以前在张家界做石画,彩沙很难找。没想到陆良的沙有这么多色彩,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上帝打翻了颜料罐的地方?”满华为说。

  除了石林的石头陆良的沙,还有就是云南的气候和云南的风土人情。“我来的时候正是夏天,要是这个季节在张家界,已经是酷暑难当。石林没有酷暑和严寒,简直就是神仙居住的地方。”

  满华为是个性情中人,说干就干,很快,他在石林办起了“中国石林雅森国际石画有限公司”和“中国石林石画艺术研究院”。他说:“我的下半生,将在石林完成我的梦想。我要让石头说出你想都没想过的话。”

  如今,满华为创作的石画,融绘画、雕刻、剪贴等多种艺术手法于一炉,把吸取天地万物之灵气的,二亿七千万年的天然石头和历经三亿多年天然彩沙,经过精心挑选、加工切割、清洗分筛等等几十道程序,借助大自然独特的自然景观,再经过一番苦心的艺术构思后,巧夺天工地呈现在画布上,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既有油画的效果,又有国画的神韵。赋予石头灵魂,给予艺术生命,匠心独具,其妙无穷。

  “我之所以决定将石画艺术工厂落户石林,是因为这里有几亿年前就形成的石头。而且,作画需要的彩沙,陆良应有尽有……也就是说,我的画室落在石林,它不仅巨大无边,在为我提供了得天独厚的创作材料的同时,还为我提供了取之不尽的创作素材。我说的素材,除了自然美景,更包括人文景观,比如云南众多的少数民族题材,足够我创作一辈子。所以,我没有不落户石林的理由。”采访中,满华为道出了落户云南、扎根云南的肺腑之言。

  几年前,满华为一家老小完成了大搬迁(包括他八十多岁的老母亲),全部落户石林。如今,满华为的石林雅森石画有限公司发展顺利,他在云南美术学院先后招收了四十多个学生,教他们学习石画制作,创作出精美的石林石画千幅有余,市场反响非常不错,并受到了省、市、县各级领导的好评和各界人士的高度赞赏。石画艺术是满华为一生追求的梦想,并且取得了自主知识产权。能把自己的爱好变成一种事业和艺术,他说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据了解,由于石画创作选材特殊,制作周期长,无法复制,不可批量生产,所以价格较高,大约每平米为人民币10000元左右。目前,石画的市场主要在国内一线城市和沿海一带。

  记者 汤兴萍 摄影报道

  人物简介

  满华为:

  湖南省张家界人,1992年毕业于湖南大学土木工程系。在张家界市规划建筑设计院工作期间,是一名优秀的建筑设计师。由于难以割舍对石头艺术的酷爱与追求,1999年,他辞去设计院工作创办了张家界第一家石头装饰、雕刻公司。在此期间,他创作了许多优秀经典的石头装饰作品及石雕作品。如宝峰湖瀑布的堆山叠石、张家界第一个国家森林公园的碑林、大庸桥公园的文化柱等等。

  在多年的创作中,他的石板画《竹林七贤》、《八仙过海》、《迎客松》等作品在艺术品博览会中多次获奖,并得到了许多艺术家的赞赏。目前,满华为的艺术作品已拥有独立的自主知识产权,并具有极高的观赏价值和收藏价值。

<

云南信息港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